您现在的位置是:  悦读网首页文章
 

在不景气时赚进一百亿台币
摘自《IT经理世界》 2009-06  
 王志仁/文

景气好时比营收成长,景气差时看获利数字。今年台湾科技百强获利超过百亿台币的公司仅12 家,是3 年来最少,却最有参考价值。


今年4、5 两个月,台股 指数强势反弹了2500 点,涨幅仅次于俄罗 斯, 位居全球第二, 单日最高成交量甚至 突破2000 亿台币,显示着景气周期已 经走出谷底,人气由此开始汇聚。从成 交量和股价涨幅来看,这一次的领头者 仍然是台湾的电子股。


自去年10 月开始袭卷各地的金融风 暴,快速扩散并重创全球各行业,比H1N1 病毒更具传染性。也因此,今年6 月刚出 炉的“台湾地区科技百强”榜单,不仅是 一份成绩单,更像一份体检报告,全面测 试企业的病毒抵抗力,并由此确诊病情。


整体而言,今年进榜百强是近3 年 表现最差的一次:34 家公司营收衰退, 88 家公司股价低于一年之前,20 家公 司税后净利少于5 亿台币。显然,今年 比的已经不是成长,而是抗衰。


台湾科技业最大输家是DRAM产业, 其次是LCD 业,只进榜2 家。去年台湾 科技百强榜首友达今年跌落至89 名,另 一家难兄难弟是排名88 的群创。先前政 府寄予厚望的“两兆”(半导体和液晶面 板)产业,至今仍跳脱不了“大好大坏” 的特性,如果要它们担纲成为台湾科技 业的主力,最大挑战就是让它们锻炼对 抗不景气的能耐。而目前,这些产业的 起伏实在是太大,以生产DRAM的力晶为 例,2006 年大赚291亿台币,2007 年亏损 150 亿台币,2008 年更巨亏565 亿台币。


老母鸡带小鸡


规模大并保持稳定成长的电子代工 业,是今年榜单最大赢家,在前5 名就 占了3 席,分别是纬创(第一)、广达(第 三)和英业达(第四)。宏碁是赢家中 的赢家,除了从它分割出来的专业代工 厂纬创取得第一之外,专攻品牌和销售 的宏碁也高居今年榜单第5 名。品牌与 代工是不同逻辑,一个讲求“价值提升” (value up),一个重视“成本控制”(cost down),2001 年分家之后,宏碁和纬创 就各自专注各自的竞争力,并在8 年后 各取得了自己的一席之地。


这些老面孔重回舞台中央的意义, 不在于科技业吹起崇尚代工和制造的复 古风,而是在于它们能够助推供应链上 的其他伙伴,当台湾持续在笔记本电脑 和多项信息产品领域保持世界第一,并 继续鲸吞和蚕食市场占有率,也为提供 各种相关零部件,如电池模块和笔记本 外壳厂商,创造了更大的市场空间。


当整机组装产品价格不断下降,内部 芯片和电子元器件的价格也越来越便宜, 笔记本电池和外壳的价格不但抗跌,而且 还在上涨。今年榜单第7 名的新普(全球 最大笔记本电脑电池生产者),和第52 名 的可成(全球主要铝美合金笔记本电脑外 壳生产者),各以34%和50%的高成长率, 继续攀爬市场高峰。而另一家生产笔记本 电脑外壳业者巨腾(全球主要塑料笔记本 外壳生产者),去年成长37%,今年5 月 25 日正式由香港市场返回台湾挂牌TDR 上市,首日开盘涨停到底,终场只成交 13 笔,挂单买进的则高达149 万笔。


更多类似这些规模在30 亿到300 亿台币的新兴势力,构建起新一代台湾 科技百强的骨干。他们的分布更多元, 行业差异更明显,进攻的武器也更多。


获利百亿企业


当《数位时代》在2000 年第一次推“台湾科技百强”榜单时,当时业界 热门话题围绕在千亿俱乐部,也就是公 司年营业额突破1000 亿台币,是衡量 实力的重要指标。当这项调查进入第10 年,1000 亿以上规模不再等同于竞争力, 获利能力取而代之成为观察指标,特别 是一年赚超过100 亿台币以上的能力。


今年榜单上获利超过百亿的公司有 12 家,虽然低于去年的19 家和前年的 20 家,但其中有9 家公司连续3 年获利 超过百亿,是最稳定的赚钱冠军。他们 分别是:台积电、联发科、台达、鸿海、 广达、宏碁、宏达、中华电信和远传。


将这9 家公司依序由产业下游往上 游排列,最下一层直接面对市场的是品 牌业者,有宏碁、宏达、中华电信和远 传这4 家,在这之上第二层是系统组装 业者,有鸿海和广达这两家,第三层是 零组件供货商,有台达电和联发科这两 家,最上层是芯片制造商,仅台积电一家。


正常情况下,整个行业是这样运作: 品牌业者向系统组装业者下单采购产品 (宏达例外,它自己有工厂,身兼系统 组装业者),系统组装业者再向零组件 供货商采购零件,零组件供货商再向上 游芯片制造商采购所需芯片。


金字塔与倒金字塔


在目前看来,底部宽而头部窄的金 字塔结构中,每一家公司的获利能力取 决于两个条件:它身处的位置在第几层, 以及和同一层的对手之间的差异化程度。


与去年和前年相比,今年所减少的 获利百亿以上企业,几乎都落在第三层 的零组件供货商(供应液晶面板的奇美、 彩晶和群创)和第四层的芯片制造商(做 代工的联电,生产DRAM 的力晶、茂德、南亚科技华亚科技,做芯片封装和测试 的日月光与硅品),而底层的品牌业者 数目则没有改变。


如果以前年榜单上获利百亿企业来 排列,甚至构成一个头部宽而底部窄的 倒金字塔结构,越上游越赚钱,与今年 的离市场越近越赚钱正好相反。


著有《第五项修练》的彼得· 圣吉常 用的啤酒游戏,为这个现象提供了解答。 当景气大好,而且预期会更好时,最接近 终端市场的业者最早有了感受,为了抓住 生意它们会先扩大库存,并反应在放大对 上一层供货商的订单量上。此时生产和供 货系统还是照原先规划运作,交货速度和 数量初期无法跟上,终端市场业者的直接 反应,就是再扩大订单量,以备更多库存 来预防厂商有可能交货不及时的情况。


科技业的啤酒游戏同样现象也发生在第二层业者身 上。他们为了怕第三层业者供货不及, 会把从第一层业者收到的订单,乘以一 个安全系数后再扩大向第三层下单,第 三层业者也重复同样模式,扩大向第四 层业者下单。重复下单经过层层放大, 已比实际需求增加许多,导致景气大好时,第四层业者是最大受益者,但也埋 下后来的崩盘因子。绝大多数新的晶圆 厂和液晶面板厂的投资计划,都在业绩 和股价创新高时宣布,此时手上现金饱 满,向银行融资或发公司债成本最低, 但实际风险却最高。


等到终端业者的库存增加速度赶上 需求增加速度,甚至超过需求增加速度时, 情况就逆转过来。当需求开始下滑,业者 为了减少库存跌价损失,会不惜降价求售, 并回头减少向上一层业者的下单量和降 低采购价格,这种砍单效应同样经过层层 放大,受伤最重的也是第三和第四层业者。 雪上加霜的是,此时往往他们的新厂刚 启用投产,手上急缺现金,却得面对每一天开门就要计提的庞大设备折旧费,以 及银行抽银根的压力,破产和倒闭风险 急遽升高,股价和每股净值则大幅滑落。


同样的现象,30 年来在全球科技业 发生许多次,已内化为一种产业周期, 不断循环。要跳脱这种循环有两种途径: 拉大与同一层对手的差异,或改变自己 在产业结构中的位置。


半导体厂只剩三家


英国《经济学人》在今年4 月初一 篇分析全球半导体业变化的文章里,引 用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观察指出, 今后能幸存下来的芯片制造公司,全球 只有三家:生产内存的三星、生产微处 理器的英特尔和专攻代工的台积电。


至于三星在内存的竞争对手之一, 德国的奇梦达,已在今年宣布破产;英 特尔在微处理器的竞争对手AMD,则 把设计和制造业务切开,把在德国原来 生产微处理器的晶圆厂,卖给来自中东 地区的阿布达比主权财富基金,改名为 全球代工(Globalfoundries),转型做晶 圆代工。


当全世界每两颗芯片有一颗由台湾 制造,台湾业者过去20 多年的投入,已迫使世界其他同业做出改变,这些改 变又回头冲击台湾厂商,首当其冲的 就是台湾6 家摇摇欲坠的DRAM 业者。 合并、出售或转型?市场压力正在对抗 业者的意志,而且很可能胜出。


联想和宏碁合并?


5 月中,在美国《商业周刊》网站 上的另一篇文章,则是对个人计算机 业提出更大胆的建议:联想能和宏碁 连手吗?(Could Lenovo and Acer team up ?),文章论点很单纯,联想和宏碁 应该合并;宏碁在迈向个人计算机第一 的路途上,最弱的是内地市场,而联想 在国际化失利后,只剩下中国市场,宏碁强在消费市场,联想强在企业市场, 合并正好互补,而且马上成为世界第一。


这种点名配对的例子,在产业极度 成熟压缩利润空间时,屦见不鲜,此时 唯有透过资产重组和调整经营模式,才 有机会开辟新的获利途径。


科技业与传统行业相比,强在创新 能力,而创新有3 个阶段:技术创新、 商业模式创新和流程(process)创新。 每一个新的科技行业出现,都以技术创 新开始,以流程创新做为尾声。当芯片 行业的进步,被简化为谁拥有更多12 英寸厂以及纳米制造能力,液晶面板厂 的竞争,在于谁更早投资8 代厂甚至9 代厂时,创新的皇冠正在交出。


谁会接下这顶皇冠,谁又会成为皇 冠上的下一颗宝石?可以确定的是,能 够开启一大块产业的革命性技术,比如 当年的集成电路、个人计算机、无线通 信、液晶到因特网等,暂时还没有迹象, 这也表示我们要把搜寻的范围放大,去 分析更多细微的讯号。在新能源、芯片 设计、个人数字产品和网络服务等方面, 在今年榜单上都有不错表现。


内需服务崭露头角


值得注意的是,以往台湾科技百强 多以接单出口为主,从内需市场出来的 不多,即使有也多局限在通路业者。也 就是说,台湾消费者的购买力,和台湾 科技业的竞争力关系不大,他们能做的 只是购买这些公司股票。


情况正在改变。近几年3 家电信公 司中华电信、台湾大哥大和远传的稳定 上榜,以及今年有两家网络业者智冠和 网络家庭进榜,以及榜单上的老面孔如 神脑、灿坤、联强和全国电子等,内需 服务业正形成一股新势力,改变百强榜 单结构。在远传与中国移动合作后,内 需服务有机会出口,把2300 万人市场 概念再放大。


同样赚一块钱,在景气好和景气差 时意义完全不同。景气好时,它可能误 导你的判断;景气差时,它能逼迫你做 对决定。挫折比顺境更有启发意义,今 年这份体检结果就是。

 
摘自《IT经理世界》详情请见《IT经理世界》2009-06